主页 > 研究咨询 > 行业睿见 >

[独家原创]中国高风险农药管理现状分析 发布日期:2018-09-05 来源:未知


本报告由农驰宝大数据独家原创

如要转载,请联系本文作者,否则一律举报!

中国,高风险,农药,农驰宝

前言

日前,中国工信部和财务部联合发布高风险污染物削减行动计划,以减少包括高毒农药在内的高风险污染物的生产和排放。几乎同期,农业部发布2014年农业部强化高毒农药经营管理规划指南。两大主要管理部门同时发力,说明中国对高毒农药的控制措施在不断加强,以确保中国民众的饮食和健康安全。为使国内外读者对中国高风险农药的管理有个系统的了解,本文对此进行了梳理。

现有禁限用农药登记管理措施

目前,中国已禁用农药已有38种,限用农药20种。

除以公告形式通告禁限用农药之外,另有评审专家在登记评审会议上对对农药管理提出的评审意见也对高风险农药有所控制。尽管这些意见未有正式的公告发布,不具备强制的法律效力,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将参考这些意见对相应产品进行评估,对往届意见中不建议登记,或建议撤销登记的产品,新登记申请被拒的可能性很大。且中国大部分农药登记管理政策也出自这些评审会意见,因此笔者建议企业在进行产品开发,申请登记,或寻找供应商时,谨慎考虑这些登记评审会议的意见,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为此本文对这些评审意见进行了整理,以供读者参考。

1. 限制剂型

1.1 粉剂:由于粉剂使用不安全且易污染环境,除林业和卫生使用外,一般不再批准粉剂等落后剂型在大田上的使用。

1.2 蝇香:蝇香中有效成分含量较高,对使用者存在健康安全风险,且目国际上无此类型产品登记,因此不再批准蝇香产品登记,已取得登记的产品不再续展。

1.3 中等毒卫生杀虫剂:仅可登记在室外使用。

1.4 杀蟑笔剂:不能加工成类似儿童玩具形状,应区别于普通粉笔

1.5 植物源农药与化学农药混配产品。由于植物源农药成分复杂,与化学农药混配缺乏针对性,混配目的不明确,原则上不同意植物源农药与化学农药混配

1.6 三元混配卫生杀虫剂:不再批准三元及以上卫生杀虫剂产品的新增登记,以降低卫生农药对使用者所造成的健康风险。

2. 禁限用产品

2.1 氟啶脲、氟铃脲等昆虫生长调节剂: 由于该类昆虫生长调节剂对甲壳类水生生物毒性极高,因而不允许在水稻田登记。

2.2 菊酯类农药:菊酯类农药对水生生物毒性极高,因而不允许在水稻上登记,但醚菊酯除外

2.3 三氮唑核苷: 该产品具有三致作用,且不易降解,因此不批准登记

2.4 三苯基乙酸锡: 该农药生物富集性强,对水生生物毒性极高,不允许在水稻上登记

2.5 草甘膦10%水剂:由于草甘膦10%水剂基本都是采用草甘膦废液配制而成,含有大量盐类和有害杂质,对环境污染非常严重,因此撤销低于30%含量的草甘膦水剂登记

2.6 避蚊酯:该产品为内分泌干扰物,且易造成男性不育,撤销该产品登记

2.7  环戊烯丙菊酯: 未列入世界卫生组织用于防止卫生害虫的清单,且对人类易引起过敏反应,撤销该产品登记。

2.8 五氯酚钠: 属于有机氯农药,有慢性毒性,残效期长,产品中含有二噁英副产物,且已有较好的替代产品,因此撤销该产品登记。

2.9 环丙唑醇: 该产品在环境中降解慢,对环境存在较高安全风险,暂时只同意专供出口登记。

2.10  氯嘧磺隆: 该农药残效期长,对后茬作物易产生药害,且使用条件苛刻。因此不同意在国内登记使用,仅限专供出口登记

2.11  除草定:该农药在环境中不易降解,对环境高风险,不同意在国内使用,仅限专供出口登记

2.12  硫酸链霉素:该农药为医用抗生素,易引起对人类的安全风险,因此撤销该产品登记。

2.13  高锰酸钾: 属于强氧化剂,一般用作化学试剂,不同意用作农药有效成分,也不允许加入到农药中。

2.14 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 该产品一般用作表面活性剂,不同意用作农药登记。

2.15  抗坏血酸: 该产品即维生素C, 普遍存在于植物体内,是否额外需要补充缺乏依据,且使用效果不显著,不同意作为农药使用。

3. 助剂

3.1 氯氟化碳物质: 禁止氯氟化碳物质用作杀虫气雾剂的推进剂

3.2 八氯二丙醚 (S2/S421):禁止用于农药产品

中国对农药的管理措施有限制登记使用范围, 暂停新增登记,停止新增登记,已批准登记不再续展,撤销登记,禁止用作农药等多种,为方便读者理解,本文仅给出最终管理结果。因不论进口或本地生产,取得农药登记为中国农药合法销售和使用的必要前提,撤销登记便意味着该产品在一定时限后将不能合法在中国销售和使用。

从上述评审意见中可以看出,中国农药的管理,逐渐从质量和药效管理,转为更加关注农药使用所引起的对人类和环境的风险和安全性已经逐渐在农药登记评审中成为核心评估要素。

高风险农药管理进展
中国现已启动了农药健康风险、膳食风险和环境风险评估程序和方法研究,初步建立了农药风险评估机制,目前已进行和进行中的风险评估项目包括对呋虫胺、四氯虫酰胺、氟啶虫胺腈等新农药进行了环境风险评估;及农药在蜜源作物和无限花序作物上使用对蜜蜂风险评估研究。

 

农药质量控制也是高风险农药管理一个重要环节。许多农药尽管自身风险不大,但原药中所含有的杂质具有较高风险,如代森锰锌之乙撑硫脲, 三氯杀螨醇之DDT,百菌清之六氯苯,乙酰甲胺磷之乙酰胺和甲胺磷,丁硫克百威之克百威等,为控制这些杂质风险,中国在相应产品原药和制剂标准中均制定了杂质指标,以杜绝高风险隐形成分加入。

农药制剂中助剂也会为农药的使用带来一定风险,如乳油制剂中所含有的大量有害溶剂(参见chemlinked乳油相关新闻及专家文章)。中国农药登记侧重农药有效成分的管理,对助剂的管理则尚处于起步阶段。2013年发布的HG/T 4576-2013 标准,拉开了中国对大田农药助剂管理的序幕。同年,中国启动了“农产品中高风险农药助剂残留调查、危害分析及助剂分类“项目,以为中国未来建立农药助剂分类标准及目录提供数据支持。2013年底,中国首次召开了农药助剂管理专家研讨会,会议上介绍了境外助剂管理措施和我国拟管理的助剂名单,并讨论了中国助剂分类原则和可行性。

尽管中国在高风险农药的管理上屡出利剑,但因高毒农药而造成的食品安全事故仍然屡禁不止,如残留超标茶叶,毒豇豆,毒韭菜,毒生姜等,以至于中国民众谈农药色变,消费者普遍存在农药便是毒药的认知。

回顾这些农药引发的食品安全事件,我们发现,这些事件的发生,问题并不出在高毒农药本身。因为这些事件中出现的农药都是被国家禁用或限用的。那么问题在哪里呢?如2010年著名的海南“毒豇豆”事件中主角水胺硫磷和甲胺磷,便是被国家明令禁用的农药.  蹊跷的是,经过海南主管部门的专项调查,结果是未发现有违规高毒农药销售。既然未有销售,就不应有使用,那么这些高毒农药又是如何进入到食品中去的呢?

中国对农药的监管在对合法生产资质和登记方面比较严格,在市场环节,由于采取的是多部门交叉,定期抽查等管理措施,对那些违法生产的“地下”作坊和偷偷摸摸销售禁限用农药的终端零散销售商未免监管不到位。另外农药的最终使用者—散户农民,或缺乏规范使用农药的知识技术,滥用农药,或片面追求利润,置消费者的安全于不顾,泯灭天良。

那么农民为什么要冒着风险选择已被禁用的高毒农药呢?高毒农药一般具有见效快,价格便宜等特点,即使有替代产品上市,但在速效性和价格方面,往往无法与高毒农药比拟。因此单纯的禁限用,无法真正控制高毒农药的使用。

中国主管部门也逐渐意识到了对高毒农药在经营和使用环节的漏洞,同时也考虑到某些高毒农药尚无合适替代产品,禁用后可能对中国农业产生巨大影响,因此对尚存的12种高毒农药,中国将启动渐进式的淘汰方式,采取如下措施来逐步减少高毒农药的使用:

1. 对高毒农药定点经营, 实名制购买等措施严格监控高毒农药的流向,

2. 对低毒、安全农药的使用人提供财政补贴,

3. 以政策减免、财政补贴等方法鼓励小宗作物用农药登记,

4. 以减免登记资料要求等方法,鼓励安全低毒农药的登记

食品安全事故的发生,除了农药要担责,食品监管也难逃其咎。 在“毒生姜”事件中,人们发现,同样的生产区域,“毒生姜“只内销,而外销的生姜,则是无毒的。这说明,种植者并非种不出无毒姜,也不是不知道连他们自己都不吃的“毒生姜”的危害。种植者这种内外区别,并不是他们对外才有良心,而是他们都清楚,出口蔬菜无法在残留检测中蒙混过关,而内销时,监管部门不作为,监管措施类似摆设,残留限量标准不完善也使监管无法可依,高毒农药残留可以大行其道无任何障碍。

为此,中国加强了对食品中农药残留限量的管理。2014年新《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标准》的发布,将现行的2293项残留指标增加到了3650项,扩大了标准食品和农产品的种类,使食品残留的监控有法可依,有利于遏制目前中国农药乱用滥用的情况,同时也为农药残留超标问题管理提供了技术依据。

其它

尽管中国对高风险农药管理非常重视,并已出台了众多管理政策,禁限用了许多农药,但与其它一些国家相比,中国的高风险农药管理还处于落后阶段。例如,从数量上来看,台湾至今已禁用的农药产品有125种,而限用农药产品则达到了80种。欧盟通过再评价取消了近500个农药有效成分的登记,其中禁限用有效成分达到了124种。农药行动网国际高风险农药清单中的有效成分达到了426种。

中国农药管理历史较短,对高风险农药目前尚未制定判定标准。WHO推荐高风险农药削减工作项目,第一步便是判定何为高风险农药。美国,欧盟,WHO联席会议等发达国家和国际组织都有非常明确的高风险农药判定标准。其中农药行动网国际综合欧美农药管理,GHS及WHO分类标准所制定的高风险农药鉴定标准,相对来说较为全面而科学。因此建议中国农药主管部门,尽快制定中国高风险农药鉴定标准,使中国高风险农药的登记管理和市场及使用环节执法有据可依,使企业和公众对高风险农药的认知更加明确,企业在申请登记前可以先对产品依据该标准进行评估,减少企业和评审资源浪费,从源头上加强对高风险农药上市和终端使用的监控。

上一篇 下一篇
在线客服
400-032-7669